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時間:2020-03-12 11:15:29 來源:互聯網 閱讀:-

說起飯圈,如今總是固定的想起“四大三小”“爆爆”等名詞。緊接而來的是,大家就能對應上一張張青春好看的臉蛋。

“idol”不限于愛豆圈,每個圈子都有自己的idol。

和愛豆飯圈不同的是,喜劇圈有自己的"國民級"笑匠。其中,聲名大躁的就是捧誰誰火的德云社,作為國內著名的大型專業相聲社團,繼郭德綱、于謙之后,岳云鵬、張云雷、郭麒麟、秦霄賢......德云社這相聲班子里角兒們個頂個的紅。

而除此之外,沈騰領隊的開心麻花,是全國喜劇舞臺里炙手可熱的團體。李誕領隊的笑果文化,成為國內脫口秀文化的代表隊。作為嘻哈包袱鋪班主的高曉攀,也打造了極具代表性的京城80后相聲團體。

和飯圈流行的“網絡一線牽”不同,喜劇人的緣份里有交情、有幫襯,也有“江湖聚首一線牽”。

喜劇大咖們的圈與圓是場大戲

講起當下喜劇界的這些大咖,故事要從1995年說起,那年從天津到北京的郭德綱組建德云社,在相聲文化逐漸不敵小品紅火的那年,他沒有得到太多人的看好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郭德綱忙著創業時,16歲的沈騰三年后將成為“校草”,顏值抵達巔峰時期;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6歲的李誕剛剛走出幼兒園,準備迎接讓他的小學生活,那年的他還沒有萌發出想要逃離父母的叛逆,沒有想過會娶一個長得很美的姑娘,小眼睛里對于未來更多的是懵懂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李誕與黑尾醬的童年照

比李誕大4歲,10歲的高曉攀在為四年后隨相聲表演藝術家馮寶華先生學藝蓄能,他也沒想到自己的相聲袍背后,他還要提前做婚禮司儀、油漆工等等工作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命運就是這么奇妙。1995年,郭德綱等人決定支起自家門戶時,還沒有“德云社”的招牌,取名“北京相聲大會”的他們更想的是依托相聲這個藝術形式走下去。

那幾年,相聲并不吃香,許多演員開始轉行演小品。趙本山引領的小品幽默最吃香,郭德綱的團隊最初只有寥寥幾人。

相聲在北方平常生活里不僅僅是表演,還是很多人的情懷。郭德綱的段子很犀利,不同于前輩藝術家們的形式,成了新派相聲,也有了一批擁躉。

2003年,郭德綱的演出隊伍擴展到十幾人,郭德綱的演出場館也從最初的京味茶館到不停搬遷,再到了天橋樂茶園。也就是這時候,他決定正式更名為“德云社”。

這三個字對于后來的相聲圈從低迷到紅火起到了非常大的影響。德云社的場子越來越大,收納的徒弟也開始越來越多,其中就有那年在炸醬面館里受了滿腹委屈的服務員岳龍剛。

郭德綱決定給當年的大徒弟們都統一冠上“云字輩”,岳龍剛在2004年就變成了岳云鵬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2003年,郭德綱的8年創業逐漸產生反響,德云社的出圈也把很多人再拉回劇場,“喜劇界天王”的身份開始有了基礎。同時,在喜劇圈里,田有良在執導《翠花,上酸菜》后找到遇凱、張晨準備把《鉆石王老五的艱難愛情》搬上話劇舞臺。三人一拍集合,決定要在喜劇類話劇路上開跑。

那年,24歲的沈騰剛剛做完一個小手術,他因為身體原因而癱出慵懶氣質被田有良導演一眼相中,邀請他參與自己新劇《想吃麻花現給你擰》的演出。

原本對舞臺無限神往,沈騰對于這個機會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,成了何炅、謝娜、于娜身邊的小配角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《想吃麻花現給你擰》不同當年的傳統話劇,犀利的點到許多課題,加上明星光環,讓許多年輕人都愿意走進劇場。

遇凱順勢將團隊名字定為“麻花”,為了方便注冊,他們后來在前面加上了“開心”二字。

和德云社一樣,“開心麻花”從一開始創建只有五六人,“最慘的時候只賣出7張票”。經過十年磨礪,沈騰、馬麗、常遠、艾倫、杜曉宇等演員都可以獨當一面。他們讓原本的話劇劇場多了很多青春氣息,“開心麻花”意味著一票難求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2008年,馬麗因為看了一場“開心麻花”的表演而獲得試鏡機會,為成為“麻花一姐”埋下伏筆。已經成為“麻花骨干”的沈騰忙著執導話劇《甜咸配》,好友瞿穎、謝楠集體參演助陣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這一年,在當過婚禮司儀等工作后的高曉攀成立“嘻哈包袱鋪”,不同于德云社的風格,兼顧了曲藝、話劇等多種元素讓這個團隊更趨于年輕化。這一年的高曉攀拿到了“BQ紅人榜最佳新人獎”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喜劇文化那幾年逐漸出圈,和電視媒介有著緊密關聯。2011年,已讓德云社在影視圈、綜藝圈各處開花的郭德綱在東方衛視擔任《笑傲江湖》的節目總策劃兼評委,這檔節目揭開電視喜劇類節目的大幕,《我為喜劇狂》、《歡樂喜劇人》陸續上演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郭德綱力挺各類喜劇類節目,把表演綜藝化力推出圈。已經成名的沈騰、馬麗,掙扎在創業期的高曉攀帶著“嘻哈包袱鋪”都成了他節目里的選手,找到了出圈之路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2012年,“開心麻花”遇見了貴人哈文,想給春晚的語言類節目注入新鮮元素的她讓沈騰頭頂“郝建”之名瞬間出圈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這一年,在廣告公司做文案的李誕也因為仰慕稿費加入東方衛視的《今晚80后脫口秀》,沒日沒夜的為節目貢獻各種金句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逗笑了無數觀眾,他卻感慨“人間不值得”。

2017年,李誕已經不再是曾經嗤笑世人看不穿的酸腐文人,他變成了誕總,策劃了喜劇類網綜的爆款《吐槽大會》。節目已經做了四季,他最想邀請的嘉賓是郭德綱,最終只能在另一檔節目里邀請到于謙彌補了遺憾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高曉攀因為郭德綱坐鎮的《歡樂喜劇人》而成功被更多觀眾熟悉,而他曾經來自德云社的新聞也不脛而走。比起曾經的云字輩里不乏鬧得不愉快的徒弟,郭德綱是幫襯高曉攀自立門戶的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郭德綱在采訪時說,在德云社名聲大振之前,高曉攀與自己是合作關系。

巧的是,高曉攀在綜藝節目又和李誕錄過同一個真人秀,同為喜劇圈廠牌中晚輩的他們倆也有神奇交集。

來自話劇圈的沈騰也成為郭德綱節目的座上賓,他還穿過相聲袍與岳云鵬一起講相聲,和高曉攀曾經同場競技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不同于愛豆圈的“王不見王”,喜劇圈的四大廠牌之間不僅僅是競爭關系,也有幫扶與合作,更像一個江湖,有圈有圓。

廠牌百花齊放是喜劇圈進展的縮影

當下,各類喜劇形式涌現,除德云社之外,開心麻花、笑果文化和嘻哈包袱鋪等喜劇廠牌也吸粉無數,這些不同的喜劇類型神奇的串聯了國內喜劇圈近20年的進階縮影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相聲,這幾乎是大多數人最早接觸喜劇的形式之一。

而相聲最早發源于茶館,聽相聲的人多數也是票友,想聽相聲就得進茶館。因為春晚,打開在電視就能聽相聲的方式,也改變了相聲的表演方式。

郭德綱當初離開天津開始“北漂”時,發現北京的相聲與天津小劇場里一水兒的青色馬褂不同,“小西裝、紅嘴巴兒”則是北京相聲演員的標配——確切地說,是上電視的標配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傳統相聲是一種可以撐滿兩小時的演出形式,但走向電視后,相聲逐漸成了“只是一個活在電視里的調味品”,要么在大大小小的歌舞晚會上扮演配角,要么在《曲苑雜壇》中與評書、各類戲曲并列為“藝術瑰寶”。

相聲演員也不再是跟觀眾面對面逗樂兒的民間藝人。甚至在當時多數相聲演員都以為相聲走向電視就是‘鐵飯碗’了,會一直吃香。但相聲的生命力是現場,電視這條路讓相聲逐漸沒落受冷……

這就是郭德綱為何在成立德云社時的Slogan 是“讓相聲回歸劇場”,要旨是:做“真正的相聲”。

十年的努力,還真做到了,不僅讓相聲從電視又回到劇場,德云社還開起了分店,一樣都是一票難求。與此同時,網絡直播、錄播等形式也在源源不斷地為德云社新人們積累人氣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在略顯沉重的話劇市場里,開心麻花的出現是一針興奮劑。他們主打賀歲喜劇,在劇場里嬉笑怒罵,總能在笑點里藏著戳心的針尖。

沈騰大學的師弟閆非和彭大魔、大學同學杜曉宇都成為他的同事。這個團隊最初把小品和話劇神奇糅合,《想吃麻花現給你擰》、《甜咸配》、《烏龍山伯爵》等等一系列舞臺劇甩脫了觀眾席空空的尷尬。

在各家話劇輪番虧本時,開心麻花很快就熬過了一場只賣七張票的尷尬期,沒有明星撐場,也能讓門口的黃牛平均掙到九場演出平均賺到7000元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在話劇之外,開心麻花從2008年開始挑戰音樂劇。7年后,當影視執迷在網絡大IP改編時,閆非的作品《夏洛特煩惱》從話劇改編成電影,成為2015電影市場的絕對黑馬。

《驢得水》、《羞羞的鐵拳》、《李茶的姑媽》等話劇也悉數開始影視化。

郭德綱、沈騰、李誕、高曉攀,串聯起喜劇人的情義江湖


推薦閱讀:adobe公司

(正文已結束)

免責聲明及提醒:此文內容為本網所轉載企業宣傳資訊,該相關信息僅為宣傳及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文章真實性請瀏覽者慎重核實!任何投資加盟均有風險,提醒廣大民眾投資需謹慎!

高清无码专区在线视频,无码中文人妻在线二区免费,精品丝袜国产自在线拍高清